「焦土政策」

文: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研究員)


近日可能大家會知道,我與一群關心土地問題的朋友做了一份有關新界已破壞土地 (又稱棕土) 的民間研究報告《棕跡》,發現全港有1 192公頃土地 (面積約60個維園) 仍有待善用,發佈後牽起了一時社會討論。

我大概並不是想在此重覆這份研究的宏旨,反而想指出在我們構想「棕土政策」的過程時,發現我們的城市未來真正面對的,其實是一整套的「焦土政策」。

觀乎今年的施政報告重點放於長遠開發大嶼山,另立「大嶼山拓展處」專門負責未來大嶼山開發工程,就知道已經磨拳擦掌勢在必行。尤其第一波是透過一種「滲透策略」 — — 建議在自然環境先引進旅遊設施,逐漸在以往中學生去宿營的長沙大攪「水療村」、在平日香港人常到的大東山觀星熱點打造觀星設施,藉以吸引更多遊客人流改變地方氣場,有了人氣,後就能「合理地」在當中再引入商場與發展。

這套滲透策略的規劃手段已經開始愈來愈常見,例如港珠澳大橋引入每日上萬架次的車流、開通仍然保留鄉郊自然環境的嶼南道、在香港東北部打開一個蓮塘口岸等,灌注人流就是利益開發來臨之前的紅潮。耗資雖龐大,但愈見奏效。

其實有點常識都會知道,真正供市民觀星的地點,根本不需鋪設燈柱等所謂「方便遊人」的旅遊設施,反而造成光污染破壞觀星視野! 為了配合引入旅客需求而改造原有環境,將地方「主題化」,究竟是否為了香港市民的真正需要?

大嶼山將會被全面開發。日常香港人觀星的大東山要打造為「以觀星為主題」的旅遊景點,為港珠澳大橋開通後上十萬人流車流蓋上紅地毯。未來的城市面貌,就如老左派文人羅孚先生回歸後對香港發展的感慨:「新界無界,離島不島」。

新界無界:施政報告將新界的「已破壞土地」,如臨時貨櫃車場、回收場的「棕土」與農地放在同一類別,棕綠的界定不分。不只不把棕土放在土地發展優先善用類別 (只放在長遠城市規劃一部分),當中更有一個相當狡猾的「研究」 — 報告內提及將會研究新界的優質農地作優先保留。政策語言上貌似關愛農業,但現實上的效果,必然會導致一些囤積農地的地主或發展商加快破壞農地質量,否則未來因高質農地「被保育」的話就會大大降低了土地的住宅開發潛力。只一個「色盲」的研究建議,就已經成功將新界綠野的邊界模糊化。

離島不島:《報告》亦建議未來建設一個名為「東大嶼都會」的土地規劃,會在中部水域填一個1 500公頃 (面積約半個九龍半島)的人工島,盛傳填海選址會將喜靈洲及坪洲兩島連接,然後再以跨海大橋接通大嶼山與港島兩旁,形成一個新商業核心區。到時附近的島嶼格局及生活將會大幅度被改造,離島亦將會島不成島。

也許當中最關鍵的土地問題,是我們先將香港的郊野公園、海洋、綠化林帶優先發展,然後剩下新界這些已破壞的土地放後才考慮使用。細心想想,這不是很荒謬嗎﹖小時候家長沒有教什麼叫做「排隊」嗎﹖先後次序不是常識嗎﹖

大開發時代,這套「焦土政策」即將在香港實現,市民得益成疑。但我們並不用感到害怕,因為將會令以往土地意識迷糊的香港人,在這一波開發浪潮下得到重生的沃土。

文章見載於《號外專欄》POWER AND SPAC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