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旺角

文: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研究員)


回顧自己十年來介入過數不清的收地個案,這幾年來因連自己都成為了旺角新填地街市區重建的苦主,才找到個理由認真去察視一下自己生活多年的旺角城市空間。

面臨無屋住的憂患,很容易可在腦內打開一種地區的意覺 (awareness)。什麼意思呢? 這也很難簡單言喻,就像多了一種認知環境的雷達,對本來太過熟悉的日常風景突然添了一分陌生感,正正又是這種陌生化才能讓人更熟悉自己身處何方的 “a-where-ness”,相當弔詭。

由於未來要「搵屋搬」,我開始東張西望,仰天望地,某天抬頭留意到旺角鬧市裡有座市建局擁有名為「豉油街12號」的住宅大廈,晚間長期漆黑一片,儼如「鬼城」。及後經我們深入調查點算,竟有多於七成屬空置單位。說好的地少人多,房屋不足呢? 其實是有屋無人住,有人無屋住。再經我們本土研究社發佈《供不得其所》的房屋研究報告及相關傳媒曝光,整座大廈的空置單位在公眾壓力下被逼變身「中轉屋」,將兩百多個囤積起來的公營單位重新開放。

而剛好大廈就在我家斜對面,當時還以為幫自己「成功爭取」了,可惜安置政策出台後才發現空置單位是定給一些不符合上公屋資格卻又在公屋輪候冊等候的受影響居民 (其實這有點自相矛盾),無望原區安置。然而事隔一年,近日再看目測空置率仍然很高,似乎又是時間再出動了。

離搬遷尚餘兩個月的倒數時間。我要考慮的,是搬離後要在同區另覓居所,但我亦很快就意識到,若只搬往一街之隔,將要承受未來數年重建發展時打樁嘈音空氣污染之苦。於是逐漸需要離開這個熟習的生活環境,留意旺角區內其他街道生態,開始要為自己弄好一張「好旺角」的區內居住地圖。

我知道要挑一個好地點安居,就絕不能靠代理描述的交通、人流、建築與租金來衡量。完全是因為搬遷,才驅使我開始從一種城市形相 (urban morphology)了解自己身處的市區環境,這亦不只是從近年流行的街道使用、社區空間來微觀旺角,也不是站在全港層次宏觀看待這一區。要選一個好的生活居所,其實更要從街區這種中層尺度 (meso-scale) 來看城區當中的結構與肌理,會發現到當區的一些居住質素相關的重要線索。

認真打開旺角土地利用的地圖資料,可發現彌敦道兩旁沿路均劃作高密度商業區,然後延伸入內街的街區地塊為商/住兩用。基於以往港英時期市區發展的肌理,街區都是長方型,一路從佐敦、油麻地、旺角至界限街密鋪排列,與其他市鎮規劃及新區規劃的地塊佈局大異其趣,無怪對許多日本人都會說旺角有種江戶時代的下町想像。

認識不同街區的重要,其中一例是十年前朗豪坊發展擾亂旺角原有的地理佈局,突然將高密度商業區用途入侵本來只有「商/住」的內街,在旺角街區地圖上一目了然。這兩座擋風商廈酒店,已導致彌敦道內陸一邊(西洋菜街、花園街那方)溫度偏向悶熱。近年來常常有報導,指旺角女人街可以在夏天高達攝氏41度,與此不無關係。於是,哪裡空氣流通哪裡熱,哪裡嘈雜哪裡旺中帶靜,都能從各種街區規劃佈局的層面理解得更為清楚。去蕪存青,或許就可找到一片旺角區內宜居小樂土。

遺憾的是,我因搬遷流離而看到不同層次的旺角,卻無法改變不同層次的城市空間構造而樂業安居,那讓我看到了又有何意義?

文章見載於《號外專欄》POWER AND SPAC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