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球見聞錄

文: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研究員)


得到一位有粉嶺哥爾夫球場會籍的朋友邀請,帶我到場內會所考察。近日該場的廢存被一份洩露出來的發展方案炒起,令土地問題的爭議突然找到了一個聚焦點,將有可能會成為未來房屋土地儲備的重要供應來源,在它未被發展之前值得到此一遊。

我們一行七人,走進正門有位Gurkha守衛跟你說 ‘good morning sir’,不過由於星期一的Driving Range關場,變相撲了一空,最後只有在會所餐廳食了頓飯。本來我們到粉嶺哥爾夫球場計劃做個小行動;我們帶了一個有人頭樣的波,叫陳茂波,一棍會將它打到古洞,一捍入洞。

場內的會所餐廳是間雅致的白色建築。打開餐牌,發現價錢相對便宜得很,一杯咖啡$24,比起連鎖咖啡店的價錢平一大截,明顯與$1000租的土地特惠政策有關。可惜只開放給炒到上千萬的哥球場會員,儘管有公帑補貼市民亦無法享用。

有會籍的朋友跟我說,會所裡面還保留了一個傳統,就是部分地方不只是沒有會籍的會員不能進場,而且有些休閒空間連女性也不得內進。究竟這個歷史傳統,是否由於當年男人要在這裡談生意、傾大事,不准女性進場「干擾」還是什麼理由已不得而知,但肯定的是這個所謂「傳統」已經完全過時,與現今社會價值及訴求完全脫節。

正如戰前九龍京士柏也曾經有個大型哥球場,隨著城市土地需要,這種讓一小撮人遊樂的土地使用,已變得格格不入。我們絕不能單以「傳統」之名,就成為既有土地利用繼續一成不變的理由。

當日所見,場內可以見到不少都是外籍(專才?)人士,尤其很多都是說日語及韓語的,還有一些是公司租場,給高層員工打球。另外一類是本地的名人,當日我們只留了2–3小時,已經碰到政商界及知名藝人在會所內用膳交談。如果看過高球場最新的帳目開支,可以發現高球會最大的開支是撥在餐飲及社交用途而非體育發展,可見對於不少富豪來說,哥爾夫球場的社交聯誼功能比起體育推廣更重要。

帶我們進場的朋友在用膳時還說到一個有趣現象,就是在十二月都可以在會所內碰到許多城中巨富。為什麼呢? 原來會籍年費部分成為了會所餐廳的數千元消費額,在年底終結前都會「食得唔好嘥」,於是就會在年底臨急抱佛腳。由於港島深灣高球場其實與粉嶺高球場是同一會籍,他們基本上都不會到「偏遠」的粉嶺哥球場的會所開餐,只會留到深灣吃掉餘額。席間這位朋友直言,他們已經那麼有錢了,為何還要這樣「食到盡」?

「食到盡」可能就是這個階層人士的特質,在全城都在覓地解決房屋問題之際,只會要求基層窮人「犧牲小我」,巨富的充裕生活空間卻是寸步不讓。

雖然這種說法會被指控為「仇富」,但亦很難說得通,因為事實上明明在香港已是說到要移山填海的時候,不知為何還能夠有這種特別安排,可以為他們保留這片172公頃的土地 (面積約有8個太古城)。政府還在規劃發展研究中,特意做了兩個可供選擇的方案(「部分發展」及「全面發展」),是過往一貫做土地規劃鮮見的安排,當中發展潛力的估算亦是廣受質疑,明明在旁已經發展為高密度住宅,卻以低於丁屋發展密度的估計估算其發展潛力,令數字上只能提供只有13000個房屋單位。如此種種,都揭示了這種現時「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的批地政策向富人傾斜的問題,發展商與政府共同合奏著的香港缺地論述再唱不下去。

考察過後,我們在想,就算這個地方不用作建屋發展,其實也不應該以現時$1000租金的私人批地方式延續下去了。其中一種能夠想及的未來土地發展想像,就是可以讓高球場的景色開放給公眾共享,變成類似英國Kew Garden的大型城市花園,一來能夠滿足未來城市發展對公共空間的需求,二來亦能減輕了政府需要耗費造地作這類開放空間的時間及金錢成本。

如此高球會亦再無法以「保育古樹」為藉口,讓寶貴的土地資源還地於民。

文章見載於《號外專欄》POWER AND SPAC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