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取予求:當中資進佔香港工程

文:彭嘉林(本土研究社成員)


今年多個跨境工程都預期會落成,包括高鐵、港珠澳大橋和蓮塘口岸。在政府和建制派的政治宣傳上,這些工程是中港融合的成果。對承辦這些基建背後的中資公司來說,這些巨型項目則不但成為競逐國際市場的履歷,更代表中資在港的深厚影響力。近年「中資進、港資退」的說法不絕於耳,究竟香港工程界的現况是否如此?當中資壯大之後,又如何影響香港的政經情况呢?

中資成基建浪潮獲益者

查閱發展局「認可公共工程承建商名冊」,現時全港共有約280間承建商,中資承建商公司(註1)的數量不到20間,但15間擁有最高級別的丙類牌照(價值超過3億元的合約)。而香港擁有全部丙類牌照(即樓宇建築、海港工程、道路及渠務、地盤平整和水務)業務的公司共有14間,中資工程公司佔4間,與港資、外資三分天下,當中包括「中國港灣」、「中國水利電力對外公司」、「中國路橋工程」和「中國建築」這些巨型國企。這顯示中資工程公司雖整體數量不多,但規模龐大,主要承接大型工程。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中資企業同時是認可工程物料供應商,形成縱向的「紅色供應鏈」。

翻查近年政府部門工程合約,中資工程公司幾乎都有染指,獲取龐大合約。負責大型香港公共道路系統的路政署,和負責土地基建、港口海事等工程的土木工程拓展署項目尤為明顯。根據我們統計,路政署過去10年完成的道路項目合約總值共有207億元,中資獲71億元(35%);路政署建造中的道路工程合約共有266億元,中資佔165億元(62.1%),中資相關(中資及中資聯營)更囊括近八成。當中路政署最大的工程是港珠澳大橋,在883億元項目中,中資聯營瓜分500多億元,佔近六成。而土木工程拓展署已完成的主要工程合約和建造中的合約,總值分別為116億元和578億元,中資相關合約分別佔79億元(68%)和383億元(67%)。除此以外,現時渠務署批出的356億元合約中,中資相關合約佔134億元,近四成;水務署106億元合約中,中資相關合約獲取49億元(46%)。以上數據都清楚看到,中資工程公司在政府公共工程佔有率頗高,在近年基建浪潮中盆滿鉢滿,成為實質既得利益者。

中資工程公司的冒起

何時中資工程公司開始在香港冒起呢?以中資工程的龍頭企業「中國海外」(與我們常見的「中國建築」是同一集團)來看,它並不屬於傳統的老牌中資財團(如華潤、中銀、招商局和中旅),而是改革開放後才進軍香港。「中國海外」於1979年註冊成立,是內地國有企業在港開辦的第一家「窗口企業」,一邊作招商引資、經濟聯絡之用,另一方面亦在港發展業務,賺取外匯。這家中資工程公司本來只是做簡單的勞務判頭,即處理內地輸出勞工到香港,以及承攬一些私人工程和子工程,但很快就在1981年獲得全部丙類牌照,扎根香港市場,獨立承建政府公營和私營大型工程。

對北京來說,當中國大陸要邁向跨國資本主義,就「無可避免」需要培育屬於自己的國家企業,這些中資工程公司正正可以借助香港的市場發展壯大。據《香港中資財團》資料,「中國建築」由1990年開始,多年成為房委會當年批出的最大工程的承建商。根據我們統計,「中國建築」在1980至1997年在香港接獲的土木工程、基礎工程、房屋工程和機電工程共88個,但到1998至2015年則躍升至219個,九七後是九七前的2.5倍,可以看到中資工程公司在香港的壯大。

事實上,香港對中資工程公司來說正是理想市場。因為香港是中國大陸鄰近的國際市場,可以藉此熟習國際標準和獲取國際經驗,繼而「走出去」。其次,在香港的威權政治環境下,議會力量和公眾難以監察大型工程的進展,比如近年六大基建工程超支成無底深淵,卻難以監察而繼續上馬,繼續對公帑予取予求。由此,中資工程公司在香港不像局勢動盪的國家或政黨輪替的民主國家那麼容易遇到阻礙,腰斬項目。

再者香港高度依賴房地產業,而賣地收入亦納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會投放於基建發展,由此帶來的賣地收入又再投資在基建,周而復始引致基建建屋工程接踵而來,中資工程公司自然可從中獲取收益。除此以外,歷屆政府都依賴大型基建「推動」經濟發展,如1989年「玫瑰園」計劃、董建華年代誇下海口的1600個基建工程,及曾蔭權「十大基建」等。顯然不同的是,九七前耗資最大的基建工程香港機場核心計劃,得標的財團只有8%是中國大陸資本,其餘是日資(26%)、港資(23%)和英資(16%)等。及至近年的大型基建,如上文所述,中資工程公司所佔比率,已明顯提高。

近年財政預算案的基本工程開支預算更由2010/11年度496億元,躍至2017/18年度868億元,8年間增加75%。當中很多大型基建實質成效成疑,回報遙遙無期,但卻掏空香港公共財政,直接有利於中資工程公司收益。由此可見,香港「養肥」中資工程公司,是「國家所需」的產能輸出地,為其「走出去」和「一帶一路」國策打下紮實基礎。今日中國在海外工程的大展拳腳,實際上是離不開香港的「貢獻」。

龐大的中資工程公司進佔香港,令人質疑會否壓倒很多本地企業,亦令人擔心會否發揮政治效力,甚至進一步改變香港政經版圖。實際上中資工程公司在港規模大、員工多,足以影響功能組別的工程界別選舉。而另一方面,很多中資工程公司都屬於1991年成立的香港中國企業協會,在特首「小圈子選舉」中擁有16個選委席位,比很多本地工商界更「根正苗紅」,直接聽命於北京意見。他們作為中國境外最大企業群體和香港的重大經濟勢力,在重要的政治關頭亦不單會公開表態支持中央政府,更被傳媒揭發向員工發出投票指引(註2),直接介入香港選舉。

被安排的新角色

今日我們常常看到中資進軍香港資本市場,從中資工程公司的發展,我們亦看到實業上的影響。中資工程深入香港經濟命脈的同時,又服務國家的政治經濟議程。這個趨勢在基建工程成癮的香港仍會繼續下去,並被制度性安排有新的角色。2016年金管局成立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定位香港為「一帶一路」項目投資和融資。香港的城市角色,將繼續深嵌進「紅色」工程公司和中國跨國基建經濟當中。

註1:本文所指的中資承建商,指承建商名冊上有「中國」或「上海」字眼的工程公司,以及這些公司的子公司

註2:〈中資企業指導員工投票〉,2016年9月4日《蘋果日報》

參考資料:

(1)政府部門工程紀錄,bit.ly/2DRj0cP

(2)「中國建築」歷年工程,bit.ly/2DZYslz

(3)郭國燦,《香港中資財團》增訂版,2017年

作者是本土研究社成員

原載於《明報觀點》2018年2月2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