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跑只是「土地問題」嗎?

文:林芷筠(本土研究社成員)


三跑計劃即將就相關填海範圍於城規會作出規劃圖則修訂,再闖一關。項目現時環評已批,為人詬病的融資方案亦已獲行政會議接納,或許有不少市民認為計劃已是大局已定。再按過往經驗,城規會在市民心目中已經淪為政府的橡皮圖章,城規改劃不過是其中一個既定程序而已,公眾普遍都不清楚是否還要對它的角色有所期望。

對此困惑,我的答案是「yes and no」。對,市民對城規會信心崩壞的問題當然是不爭的事實,但城規會作為一個法定決策機關,根據《城市規劃條例》第3條,它本身就有責任為「促進社區的衞生、安全、便利及一般福利」,就「香港某些地區的佈局設計」擬備草圖。因此,城規會不可能只純粹為「土地問題」作決定,其成效和發展限制等問題也需要一併處理。以下3點,就是公眾對城規會在三跑中具體責任和角色一種應有的期望。

規劃審議不應「未證先批」

在今年4月一個規劃小組委員會會議上,曾有城規會委員質疑在空域問題未解決前,是否應決定修改填海範圍的土地用途規劃。當時,城規會主席最後認為委員只需集中考慮其土地用途的相關影響(如環境及交通影響等)即可。然而,機管局宣稱三跑所能達到的航班承接量,是建基於香港可用空域不受中方所限制的假設,現時特區政府及機管局從未向公眾及城規會提供足夠證據作審批參考,只聲稱香港與中方已就空域安排上達成協議。

三跑若然「未證先批」,將會很可能和當時高鐵西九站一樣出現類似後果。數年前政府在推銷高鐵時一直聲稱能處理「一地兩檢」,但到目前仍有待解決,而城規會變相就因當時倉卒審批失責,成為了現時高鐵超支及延期的幫兇。如此粗疏了事,亦將很容易成為新一輪民間司法覆核的理據,自製進度拖延的局面。若三跑根本無法達到機管局所聲稱的航班容量,相關圖則修訂應留待空域問題妥善解決才作決定,否則難向公眾交代。

設施用地造就「官官之約」

其次,現時圖則修訂比較矚目的地方除了跑道本身,也在於新跑道旁兩塊共73公頃「其他指定用途」註明為「機場服務設施用地」地帶,面積近4個維園般大。但是鮮有人留意的,是現時規劃並未有限定最高樓面面積,大部分用途都列入第一欄(經常准許),未來不用再向城規申請。尤其是商業用途如食肆、商店及服務行業、批發用途等。

日後機管局要就計劃內容作輕微改動,就只靠地契條款約束,那就變成只是機管局與地政總署官與官之間的契約,未來公眾完全無法知悉內容及參與。因此,城規會有角色就第一欄經常准許的用途作更詳細的訂明及討論,否則就縱容了機管局將機場發展成大商場,變得像從事地產發展的港鐵般「不務正業」,自成王國。

半公共事業更需城規約束

最後,機管局是香港特區政府全資擁有,以商業原則運作的法定機構,擔起為香港市民管理香港國際機場此重任。以往認為商業運作方式能為公共事業提升效率與服務質素,但機管局並非完全跟其他商業機構一樣,它能完全壟斷機場發展。此等公營機構,發展及營運上有政策支援,享盡優勢;當公眾要求當局公開有關資料交代時,又可以商業原則保護自己,佔盡兩方面的好處。

正是基於機管局這個「既公又私」的角色問題,在它所倡議的三跑計劃裏,難道城規會作為把關者不是顯得更加重要嗎?城規會並不能像它早前以為自己「沒有角色」,未解決空域問題就獲土地改劃,兼獲最大彈性無法訂發展限制,更必須讓機管局向公眾交代更多發展資訊。

然而在現時權力結構下,必須透過強而有力的公眾監督及自發動員,城規會的角色才能勉強地展現出來。因此請各位把握機會,於7月8日之前就這張《赤鱲角分區計劃大綱草圖》提交申述,讓香港經濟發展不要再因審議不力而愈益劣質化,也讓城規會委員知道公眾對城規會還是有要求的。

文章見載於《明報觀點》2015-06-3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