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之死

政府宣稱,大家住得這麼慘,青年人結婚無樓住,五歲小童要住太空,原因並不是土地壟斷、地產霸權、熱錢湧入、任放專才、投資炒賣、囤積居奇、公屋封頂或分配的錯,而是過往沒有大規模移山填海造地所造成。

請大家想清楚一個最基本的邏輯問題:小明食蕉;小明死了。你可否直接將小明之死,直接歸咎於就是小明食了條蕉?

文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

政府宣稱,大家住得這麼慘,青年人結婚無樓住,五歲小童要住太空,原因並不是土地壟斷、地產霸權、熱錢湧入、任放專才、投資炒賣、囤積居奇、公屋封頂或分配的錯,而是過往沒有大規模移山填海造地所造成。

請大家想清楚一個最基本的邏輯問題:小明食蕉;小明死了。你可否直接將小明之死,直接歸咎於就是小明食了條蕉?

土地大辯論,政府說香港缺地嚴重,一邊又說有些地不是地。閒置官地、短租土地、臨時政府撥地、新界棕土、私人遊樂場契約用地 (高球場、遊艇會)、政府空置丁地,這些現有政府土儲及臨時用地加起來上千公頃,完全足夠解決當下及未來水深火熱的市民居住需要。

但這些土地的下場,不是被判定為「發展潛力低」、就是被指「零散」、「發展困難」。口口聲聲覓地困難,究竟是供應不足,還是懼怕影響既得土地利益的特權? 你不懂使用這些土地,那麼你可否將他們回收並開放給市民或民間團體幫手發展? 但你們沒有,甚至將某些選項在這次諮詢中DQ。

經過多年的大規模發展供應,香港人均居住面積近廿多年已經由1995年116呎,升至2013年161呎,即是平均來說已經「住大咗」近四成。

但社會的實況是,市民近年的居住環境愈來愈差,租金樓價愈來愈貴,劏房納米樓愈來愈多,很明顯根本不是「供應不足」,唯一的解釋,只有是土地資源愈益向一部分人集中化,他們愈住愈大;普通市民愈來愈難獲得房屋資源,愈住愈細。土地大辯論有沒有處理分配不均的問題? 你們沒有,只是在市民最飢餓的時刻,沒有廣開糧倉,卻不斷推銷我們今天要去種田。

政府由過往地產霸權的製造者,今日突然成為了劏房居民的代言人。政府講得自己那般關心劏房問題,那又有沒有膽量為此立法,從此香港現有的土地房屋資源,都全數用於少過161呎人均居住面積的人士,優先解決他們住得細的房屋需要? 你們沒有,只是不斷將問題歸咎海填不夠,山移不動,不停「賴地硬」。

由土供組成立一刻,今日到開展土地大辯論的諮詢,儘管不斷散佈缺地的恐懼,都無法讓市民有真正解決樓價租金高企的期待,委任一個五年來無能處理房屋問題的人再做土地諮詢的主席,安插公私合營開發地產商農地、贈送面積給原居民建私人丁廈等土地選項,最後是為了解決既得土地利益的土地問題。

香港地小人多,其實要繼續地產壟斷,大可開宗名義,做個真小人。現在你攪一場大龍鳳,不斷借劏房問題過橋推你想推的選項,最後市民都是繼續要活在地產霸權的陰霾,你有沒有感到可恥?

文章見載於《蘋果日報》2018–04–29

民間土地資源小組由超過20名來自不同背景的專業人士及社會倡議者於2017年9月組成。小組正推動一個名為「我城我地」的民間土地倡議運動,以回應土地資源分配不均、大範圍填海及發展郊野公園、人口急促增長等議題。

倡議運動的目的為促進公民社會在土地供應議題的理性討論及參與,以保育香港的自然資源和達至有效率有智慧的土地供應。

了解更多: https://liber-research.com/thisisourland-ch.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