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除南生圍開發危機

南生圍濕地一個月內四度起火,令香港人痛心疾首。從黑土鑽出的綠芽,只要一日未被水泥淹沒,大自然自有生機,復元可期。然而今個星期一清晨起火的橫水渡,失去的絕不止是幾根木頭,亦有可能預示我們將會很快失去整片南生圍濕地。

文:劉海龍 (本土研究社研究員)

南生圍濕地一個月內四度起火,令香港人痛心疾首。從黑土鑽出的綠芽,只要一日未被水泥淹沒,大自然自有生機,復元可期。然而今個星期一清晨起火的橫水渡,失去的絕不止是幾根木頭,亦有可能預示我們將會很快失去整片南生圍濕地。

守護着南生圍的橫水渡

橫水渡看似過時產物,不少遊人或抱怨撐船渡水又慢又貴。但假日擠擁一隅,未能透視橫水渡朝夕送迎通勤居民的日常。划船也絕非易事,筆者曾在數年前問上一手掌舵的婆婆試划幾下,驚覺木槳沉重得要用盡全身力量才能划動。

如此辛苦周折,為何不搭橋一了百了?其實橫水渡的慢,正在守護南生圍。綜觀任何自然保護區,唯一騷擾源自遊人的質素及人數;就算我們質素再高,人為騷擾太多也難免會造成破壞。每個景點都應該有承載力(carrying capacity)的考慮,米埔自然保護區不能隨便遊覽,更要限制遊人在雀屋中靜觀生態。

交通不便能保育綠地

單線雙程、少車位更無出路的南生圍路,成為旅遊巴的噩夢;連同橫水渡的不便,就成為控制南生圍人流的樽頸。假如交通太過方便,草地可能已被踩禿,雀鳥也難在喧鬧中生活。在農地經常被改劃建樓的香港,交通不便更是不少豪宅項目的「死因」。例如有地產商近年在古洞南蕉徑的大型豪宅項目因交通問題受阻,政府就為附近的農業園工程擴闊道路連接蕉徑路,並以收地之名趕走農夫,將來豪宅發展想必會更易過關。同樣,南生圍其中一個改劃難關就是道路接駁,早前規劃申請失敗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未能證明不會為生態、交通及視覺上帶來不良影響」。對我們來說,元朗西鐵站步行10多分鐘就到南生圍已經非常方便,但住豪宅的人,生活不能沒有私家車,橫水渡自然成為阻礙發展的象徵。

橫水渡既扮演着如此角色,今次「被燒」的原因就明顯不過了。可惜不論縱火還是倒泥,平民從來都難以抵擋鄉郊破壞。一來地廣人稀難有目擊證人,二來曾有新界村民指出,將動物屍體拋去草叢任其腐化,其分解出的磷化物(俗稱「鬼火」的原料)就可以成為天然助燃劑,難有人為起火的環境證據。就算真能「人贓並獲」,入罪的很可能只是受人錢財的慣犯。村民努力巡守,也難擋「鄉黑勢力」日夜滋擾。我們只是間中到訪的外來人,難以想像居民時刻承受的壓力。

收回作濕地公園 僅花費百億

有地產商早前主動向特首建議在南生圍興建「首置上車盤」,顯得連場火災或與此有關:地產商是否看中政府急於解決住屋問題,一邊「火燒濕地」破壞生態價值,一邊「順水推舟」,藉建屋給市民「上車」之名讓政府准建車路接駁,移除整個南生圍濕地的發展障礙?南生圍不單是生態天堂,更是香港其中一個最開放的公共空間。保育南生圍,已經是全民共識。焦土可以重現綠茵,橫水渡也可以重新建好,但一旦此地可以改劃建樓,誘因之下破壞隨時重來。

我們在此建議政府收回南生圍範圍內私人土地,並把整個南生圍保育成公共濕地公園。這不但能減低社會矛盾,更能補足《2030+》規劃研究中,香港尚欠的逾300公頃康樂、消閒和休憩用地。方法是以公眾利益之名,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回購土地,即使以最優厚的甲級農地價錢回購私人地段,花費也僅是100億元左右,佔萬億財政儲備的九牛一毛。若政府認為百億收地仍然不符「成本效益」,亦可用「政府撥地」方式將包圍着私人地段的政府土地撥給濕地公園作開放式管理,不容許與地產商換地,杜絕發展誘因後再整合成為一個與民共享的保育空間。當然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制訂農地保育政策,防止魚塘農地被改劃建屋,同時設立荒置稅及復耕獎勵等誘因,為全港綠地解圍。

文章刊載於《明報觀點》2018-04-0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