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s & Articles

一帶一路:舌尖上的中港關係

或許不少港人對中國農業仍停留在小農的想像,但香港人不可不知道的,是中國的農業發展早已急速走上產業化之路,而「一帶一路」將引領中國農企擴張到世界版圖。 一個國家也不得不承認的真相是,中國在經歷工業化和城鎮化後,本已短缺的水資源處於嚴重污染的局面,耕地面積亦大幅減少,直逼18億畝耕地紅線(最低常耕土地面積),當中更有近六分一受污染。同時,中國人口持續增長,食物速度增長減慢,因此中國近年來進口糧食大增,2014年糧食總進口量達1億噸,佔全國總消耗量的比重近20%。據中科院統計,2030年中國將難以平衡食物供需。

小明之死

政府宣稱,大家住得這麼慘,青年人結婚無樓住,五歲小童要住太空,原因並不是土地壟斷、地產霸權、熱錢湧入、任放專才、投資炒賣、囤積居奇、公屋封頂或分配的錯,而是過往沒有大規模移山填海造地所造成。 請大家想清楚一個最基本的邏輯問題:小明食蕉;小明死了。你可否直接將小明之死,直接歸咎於就是小明食了條蕉?

Hong Kong can solve its housing problems without finding more land — just don’t ignore the facts

The task force on land supply’s consultation document should provide a factual starting point for a rational public discussion leading to realistic and achievable public policy objectives. Unfortunately, facts are not given priority and the process is likely to result in unachievable policy objectives. The most sensitive area and biggest driver for land is housing, and here the analysis has fundamental problems.

Hong Kong’s land supply has little to do with sky-high housing prices

Written by Roger Nissim (Adjunct professor of the department of real estate and construc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re we short of suitable development land in Hong Kong: True or false? Let’s start by looking a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our population figures past and present, and how that has been translated into demand, [...]

突破議程 改造城市:土地大辯論的盲點

隨着諮詢文件在上周四公開派發,政府悉心安排的土地大辯論便正式展開了。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擬備的諮詢文件試圖從市民日常生活出發,以「貴、細、擠」來說明市民的「居住苦况」,再隨即將之歸咎於土地供應嚴重短缺。專責小組甚至認為當初說的1200公頃覓地目標也不足以滿足土地需求,故香港需要開發更多土地、建立土地儲備、增加發展密度等。

「首置上車盤」與地產霸權

政府一貫製造土地供應短缺論述,繼而合理化與地產商合作。但就如將軍澳第137區、錦上路站及八鄉車廠上蓋、閒置校舍地、低效率的短租地及臨時政府撥地等,這些全是政府擁有並有潛力發展的用地。林鄭月娥不說,偏要向地產商要地,其「共謀」目的顯而易見。

委任親信搵地 何來與民共議?

文:林芷筠 (本土研究社成員) 政府剛於上周二宣佈「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名單,這是林鄭特首選舉的土地政綱重點之一。顧名思義,小組目的就是「搵地」,為了搵地建屋,已難以奢望他們懂得探討土地資源壟斷及分配不均的問題。而見其22名非官方成員名單,顯然林鄭與梁振英如出一轍,就是委任親信及發展主義者為主扮廣納民意,「派公職」味濃。 先有永恒的公職王黃遠輝和黃澤恩;第二類是支持大規模發展的學者:鄒廣榮教授及雷鼎鳴教授,前者最近因主張「填平船灣淡水湖」方案而聲名大噪;第三類是親建制及支持大規模開發土地的智庫代表黃元山、胡定旭及曾鈺成,黃元山的團結香港基金曾聲稱香港未來30年要增加九千公頃土地,認為「土儲多就是好」。還有前高官及房屋供應機構高層:規劃署前署長梁焯輝、市建局韋志成、房協黃傑龍,而房協在梁振英離任前獲邀展開郊野公園邊陲建屋研究,受社會質疑角色衝突,但房協堅持推行並已就研究開始招標;另外亦少不了利益集團代表:鄉議局張學明和工程建設界的代表彭一邦。 另有來自建測規園界的行內巨頭:吳永順是建築師學會前會長,一直是林鄭好拍檔,今年特首選舉曾提名林鄭;麥凱薔和劉振江分別是規劃師學會及測量師學會前會長,許虹則是園境界,當中劉振江曾表達部份郊野公園土地無甚生態價值,「與其曬太陽,不如起公屋」。 有親基層組織代表但只挑選了與政府關係較好的:社區組織協會何喜華、公屋聯會王坤、「要有光」余偉業,前兩者也曾公開表態認同可研究發展郊野公園邊陲以興建公屋,視野只看到基層問題表徵而看不到土地壟斷和環境公義等根本問題。 環境保育界出身的只有林健枝教授及吳祖南博士,但吳祖南是城規會前委員,又曾說過可考慮在郊野公園邊緣低增值地建公屋,對保育底線堅持成疑。較新鮮是《明報》前執行總編輯馮成章,不知能否推動政府與公眾的溝通。 但這個陣容來看,以精英及親信為主的委任制,名單由官方自行決定,可廣納民意嗎?可引發社會「大辯論」嗎? 重蹈梁振英覆轍 毫無進步這令人想起梁振英上台時成立的兩個有關發展的委員會。一個是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由梁營親信主導,包括著名梁氏支持者林奮強、林筱魯及林建岳,當中部份委員與持有大嶼山土地的財團有關連,利益登記表如同虛設。即使有泛民代表胡志偉也無法發揮作用。第二個是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簡稱「長策會」),又包括梁氏親信劉炳章、張震遠、鄔滿海及民建聯張國鈞,老是常出現的林筱魯、王坤和黃遠輝亦是委員。比較貼近民間社會的只有馮可立。結果長策會建議了甚麼?都是「量」為重點:訂下未來十年建46萬房屋大計、不證自明地確立「六四比」公私營房屋比例,又建議增建居屋,檢討「富戶政策」,促使公屋流轉,承接所謂「房屋階梯論」邏輯。對應私樓市場炒賣的措施,除了那些只着重限制「交易」而非限制「累積」的印花稅,沒有。現有資助房屋以外的可負擔房屋類型亦沒有。 專責小組會走入群眾嗎?這令人很擔心,「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最後只會得出與民情脫節的結論,甚至更加激發民憤。這群委員可會用心聆聽社會聲音?可會認真研究善用棕地、收回粉嶺高球場、檢討會所地不斷續租問題、廢除丁屋政策杜絕鄉郊地被濫用、加強農地保育、要求政府公開所有閒置政府土地資料、對九龍塘豪宅區進行市區重建增加發展密度,甚至建議措施打擊囤地、增設土地空置稅、推行物業資產稅(對擁有多層物業者徵稅)?相信大家已估到答案。 歸根究柢,歷任特首只是重複這種精英及親信委任制,延續港英殖民地政府「行政吸納政治」方式,而非真正打開土地民主化的,放開既定立場,讓人民真正參與決定。要得到公眾信任,委員的組成至少是可由各方推薦而非由官方決定一切,而當中委員的角色就只是協助政府公開更多資訊,從而在公眾商討過程中參與其中,而非以精英姿態做好了建議書才進行做樣的公眾諮詢。 文章見載於《蘋果日報》2017-09-04